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现在是:

 
 
 
 
 
 
 
站内文章查询:

浅析“刷单”类案件的定性及打防建议

    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电子商务日兴月起,在网络上形成了一种特殊行业“刷单”“刷信誉”“刷信用”(以下简称“刷单”)。“刷单”简言之就是在电商平台上卖家找第三方虚假购买物品并进行好评,操作完成后,卖家再将购物款返还给第三方,并支付一定报酬,卖家以此增加网店的销量和好评记录来吸引顾客。这是一种私下交易行为,是一种欺骗消费者的行为,现如今借用这种“刷单”进行诈骗的行为越来越多,案件形式也日新月异,社会危害性很大,但公安机关在处理该类案件中非常被动,案件定性也存在争议。

一、涉“刷单”类案件情况

    经查询,威海地区由“刷单”“刷信誉”“刷信用”引发的案件数量逐年上升,2010年0起,2011年2起,2012年38起,2013年163起,2014年297起,2015年420起,2016年至今年5月1日已达553起。“刷单”类案件主要有三种,第一类是收到对方发送的“刷单”恶意链接被扣款或者按对方要求汇款汇定金汇交易费后联系不上对方,这种基本是一锤子买卖,一次性被骗;第二类双方有一定交易过程,在操作几次“刷单”业务后发现对方不返款;第三类是参与“刷单”的双方有合同,多次合作,在后期的刷单后存在不返款的情况。这些招“刷单”人员信息都是通过58同城、威海信息港、赶集网、搜狐网等网站向外发布,涉及的网络电商平台有淘宝网、京东商城、拍拍网、淘优客、我要买等,涉案金额几十元至20余万元不等,该种类型案件已呈现高发趋势发案,但对定性、侦查破案带来很大困难。

二、典型案例分析

   案例1:2017年2月19日,任某加一陌生QQ号码,该QQ号使用者称招聘兼职人员进行“刷单”,并向其提供兼职“刷单”任务,任某扫描该提供的二维码分三次共支付7799元后,要求该QQ号使用者返款,该好友称系统有问题不能返款,需要重新“刷单”才能激活系统,后任某又通过支付宝付款7800元,该好友仍然告知其系统未被激活,仍然需要转款,后任某感觉被骗遂报案。

   分析:从报案人的笔录及双方的聊天记录可知,任某与该QQ号码使用者并不认识,可推定双方没有经济纠纷,同时,经调查,在该时间段内任某的支付宝确实有支付记录,支付金额与其陈述一致,该QQ号码使用者确有诈骗嫌疑。因此,笔者认为,本案其实质就是普通电信诈骗,是以“刷单”为诱饵,行诈骗之实,可以先以诈骗案予以立案侦查,待嫌疑人到案后再根据其供述及有关证据进行案件定性分析。

   案例2::2017年2月14日,刘某收到手机短信称,因其淘宝信用良好,可以兼职做“刷单”,并留下QQ号码。当天下午,刘某与该QQ号码联系,并提交“刷单”申请表,后对方发来一购物链接,刘某点开链接付购物款120元后,对方返给刘某126元,按照这种方法刘某又购物5件,对方再次返款630元。此时,对方告知刘某,再次“刷单”需要一次支付32单,后刘某共支付3840元,并向对方索要本金及佣金,但对方称需要再购32单才给返款,刘某发现怀疑被骗遂报案。

   分析:该案属于双方有一定交易过程的“刷单”行为,从刘某的报案笔录看,其前几次小额“刷单”均返款,在后几次的大额“刷单”时却不返款,对方是有诈骗嫌疑的,但是,只有刘某的报案笔录,尚不能达到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的程度。因此,笔者认为,公安机关此时不能直接立案,应当先受案初查,根据案件调查情况,确定是否构成诈骗案,再进一步确定立案与否。

   案例3:2016年4月,李某进入一QQ群,群主发链接,李某点开链接购物付款后,群主再把本金及佣金返给李某(我们将李某称为“刷客”),前期李某的“刷单”行为均返还本金及佣金。6月底后,群主离线,该只与群内QQ名为“阿老表”的网友单线联系并进行多次“刷单”成功,八月中旬“阿老表”与李某网签一份协议书,对于“刷单”具体操作及如何返款进行详细约定,李某也多次进行“刷单”行为,本金及佣金均能及时返还,但自9月16日至10月3日,李某“刷单”共计227290元均未返钱,李某多次与“阿老表”联系,“阿老表”解释说其生意亏损,想分期还款,并多次与李某在QQ上协商如何返款,因其一直未返款,10月15日李某到派出所报案,至今,“阿老表”未还钱,李某也联系不上“阿老表”。

   分析:针对李某参与“刷单”后致使其财产损失一案如何定性?笔者从以下几点分析:

   1、明确淘宝卖家、“刷单”公司、刷客的行为均违法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规定:“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根据该法第十九条规定:“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或者服务的信息应当真实、全面,不得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等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因此,淘宝卖家、刷单公司、刷客之间的虚假购物提升卖家信用度的行为,是替淘宝卖家作虚假宣传,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三方的行为都是违法行为。

   2、确定双方签订的合同是无效合同

  某与“阿老表”之间根据合同的约定采取虚假交易的方式提高店铺的信誉,吸引顾客,导致不知情的消费者受到不真实信息的误导,也给其他正常经营的商家造成不公平的竞争环境,因此,双方的行为应认定为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因此,李某可向法院起诉,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二)项规定,认定双方签订的合同为无效合同,根据《合同法》第五十六条、第五十八条的规定,无效的合同自始无效,因合同取得的财产应予返还,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各自承担责任。

   3、该案属于合同纠纷

  笔者认为,在该案中,即使是双方签订的是无效合同,该案也属于李某与“阿老表”之间是合同纠纷,因为双方签订了《文山市聚实惠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任务协议书》,在协议书中双方就如何进行“刷单”、“刷单”金额、如何返款,违约责任等进行详细约定,且在签订协议前后,双方都有真实交易过程,能够及时返还本金及佣金,在9月16日未返款后,“阿老表”多次与李某协商如何还款问题,不能确定其具有诈骗的主观故意,我们应当认定该案是合同纠纷,不属于诈骗案件。

   4、根据刑法的谦抑性也应认定该案不属于刑事案件

  根据刑法谦抑性原则,刑法应依据一定的规则控制处罚范围与处罚程度,即凡是适用其他法律足以抑制某种违法行为、足以保护合法权益时,就不能将其规定为犯罪;凡是适用较轻的制裁方法足以抑制某种犯罪行为、足以保护合法权益时,就不要规定较重的制裁方法。在本案中,李某可以通过向法院起诉“阿老表”,请求确认合同无效,要求返还财产的方式来维权,以此足以保护其合法权益,无需适用刑法来调整。

三、对此类案件的打防建议

(一)加大涉“刷单”类案件宣传力度

     针对现在的“刷单”类违法犯罪案件日益增多,且受害者群体多为经常购物网民及在校学生,一是应当在互联网上发布针对“刷单”来案件预警,可通过各类互联网媒体向广大网民发布预警防范提示,提醒广大网民对“刷单”“刷信誉”“刷信用”的网络兼职广告提高警惕,同时告知广大网民“刷单”本身就是违法行为;二是要有针对性地开展宣传,把大学校园列为宣传重点阵地,充分利用校内短信平台、微信平台等在广大学生中进行宣传,避免更多学生掉入兼职“刷单”的陷阱;三是在淘宝网、支付宝等知名网购网站对此类作案手段及时披露,提高淘宝卖家和买家的防范意识和辨别力度,从源头上防止诈骗案件的发生。

(二)开展网络关键字封堵工作

   在日常工作中,公安机关应当加大网上巡查力度,对有关“刷单”“刷信誉”“刷信用”等关键字及时删除,封堵各类不良网络信息,有效净化网络环境。同时,要积极发现假冒、诈骗网站,对嫌疑网址要及时开展核查,防止在违法犯罪人员专门建立电商平台利用“刷单”进行诈骗。

(三)加强监管部门与电商平台协作配合

   工商部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电商平台等应当加强合作,开展对涉嫌“刷单”店铺的清查工作,一旦发现违法犯罪行为及时移交有关部门处置,并且畅通投诉举报通道,鼓励店铺之间互相监督,一旦发现有“刷单”苗头及时制止,有效防止网络购物被大肆用于违法犯罪,以维护良好的网络购物环境和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

(四)完善规制“刷单”行为法律法规

   现在规制淘宝卖家、“刷单”公司、刷客之间“刷单”行为的法律,只有《反不正当竞争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有关虚假宣传的规定,比较笼统,法律中没有对“刷单”行为如何处罚进行详细规定,因此,应当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对涉及“刷单”的三方进行约束,设置具体的处罚细则,具有可操作性,加强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

打印本文    收藏本    关闭   

便民查询

表情:
内容:
用户名:
验证码:
 您好!欢迎来到乌海网上公安!【登陆】【注册】
 
 
进入编辑状态